聯系我們

——

angeljs@gyznkj.com

 

025-83192190    19941517899

 

南京市秦淮區應天大街388號1865創意產業園C4棟二樓

 

咨詢與建議

——

   網站建設:

友情鏈接

——

 

 

 

 

 

 

 

的靈魂拷問:到底是要繼續接受4S店的高價宰割,還是忍痛選擇叼煙攤主的低劣服務呢?

這個階段的車主保養維修,大致只剩下三條路可以走:

第一,我家車大廠牌,專屬4S店雖然貴的肉疼,但是被割的安心;

第二,熟人介紹的「人情店」或者就近,希望以社交依附作為自己不被騙的保障;

第三,線上推薦,看好評量,總之不要受騙上當。

來說說第三種,可憐的中國車主,從被傳統認知中的知名電商客服一口一個「親」叫著的幻夢中幡然醒來,被迫來到線下實地體驗什么叫做眾生疾苦。就好像在知名宰游客的景區小吃街,隨便進一家店都能絕對幸運的踩中一顆大雷。

截屏2019-10-31下午4.21.33.png

路邊維修店、夫妻店的彩鋼棚、簡易房里,普遍環境恐怖,無處落座;店里伙計雖然看上去和善可親,但是叼著煙沖你一臉邪笑,瞬間就會喚醒你對整個汽修體驗的母胎陰影。

隨后劇情會走向毫不意外的乖乖中招,被宰的渾身肉疼親媽都不認識。

拿最簡單的安裝輪胎來說,不少師傅一邊聊天一邊扭螺絲,根本不當一回事。力氣小的人覺得擰緊了,力氣大的人還能擰一圈。但是誰會知道,哪個可憐的倒霉蛋偏偏開上了這樣「不松不緊」的車,真的在高速上飆到100碼的時候——輪胎飛掉了?

所以,就算被割肉,絕大部分車主也會三思痛定思痛,乖乖回到4S店接受平均高50%以上的高價洗禮。

除非有一種情況,你在忽悠聲中辦卡了。沖著便宜充了值,可能等到你下個月跑了一趟長途回來想起洗個車的時候,連店家的棚子都已經拆地一干二凈。

老板卷錢跑路,絕對不止發生在浙江溫州江南皮革廠。

>車齡5年+:互聯網燒錢幻想破滅,燒掉了一批信任

在燒錢這個領域,互聯網一直是走在時代的前列腺上的。

5年前,在那個紅利正旺、風光無限的2015年,曾經有各種洗車、美容、維修的超低價秒殺,1元上門洗車輪番上陣……讓車主們覺得自己像貴族老爺一樣享受著全世界卑躬屈膝無微不至的鉆石級服務。

誰想不出一年,死亡大潮席卷而來,無辜的老司機們都能聞出一股驚天動地的悲涼感。回想起自己或許從這些死亡的平臺上1分錢、1元錢秒殺到的產品還沒有來得及兌換,胡亂導流到線下門店之后還被接受長時間排隊的低劣服務,汽車后市場的第一批所謂「受益人」已經被勸退。

在萬億市場的誘惑下,虛假繁榮的產業產生了無數前赴后繼的壯士。京東投資的博湃養車,以及、易洗車、養車之家這樣曾經的明星公司都灰飛煙滅。一份在業內流傳甚廣的「洗車O2O死亡名單」,一直被當成黑白無常般的存在。本來就魚龍混雜的市場,因為許多沒心沒肺瘋狂亂撞的無頭小兵,而變得更加烏煙瘴氣。

過度補貼就像鴉片,一旦開始就很難停下來,每吸食一些,就會加劇扭曲市場供需關系,還會讓中國車主娘胎里帶出來的恐懼病癥雪上加霜。在汽車維修保養這種低頻場景下,連基本信任感還沒有建立的模式,又何來長久之談。

車主錢包吃的虧,都用來制造了馬路炸彈

除了心態上受挫、經濟上被割肉,中國車主還要被動接受巨大的安全隱患。因為汽車維修不當,門店偷工減料,不專業施工造成的交通事故數不勝數。7月17日,常州發生3人死亡、10余人受傷嚴重的交通事故,經查明肇事駕駛人竟然是個體汽車補漆修理工。

事實上,汽修技師本人的生存環境似乎一點也不比車主樂觀。大批量從農村進城的學徒們既沒有工資,也在沒有基本安全保障措施,還在從事著極為危險的工作。早年間還常常會有因為千斤頂突然故障,在車底的年輕學徒直接事故身亡的報道。

汽修行業臟活多、累活多、毛利低,90%的從業者是高職以下學歷,工作環境差,工作強度高——從業規范與標準的缺失,導致有無數雙看不見的手在制造馬路定時炸彈。

這種荒誕的服務非標準之殤,十年之內可有希望終結?

當真無藥可解?

要是把每個中國車主的汽修恐懼綜合征拍出來,那絕對會是一部80集都拍不完的編年史巨著,還帶著一種超然物外、淡定如我的悲壯。那么這種肆虐了十多年的病癥,當真無藥可解?

剖開這個亂象重重的黑色產品,無論是混亂無序的供應鏈生態,還是臟亂差的汽修門店服務水平,當前中國車主境況的巨大負能量,始終都繞不開一次詞:標準缺失。

標準,或許就是中國汽車后市場等待已久的那一劑良藥。

如同標準化的酒店和非標的民宿一樣,同時存在的兩種業態也決定了各自的天花板。大多數人出行會選擇價格透明、服務穩定至少80分的連鎖酒店,正是切中了標準化的需求,而其規模化經營的成果也無形中定下了整個酒店行業的基準線。

而非標準民宿雖然低價個性,有可能達到90分,但是稍有不慎可能會雞飛狗跳跌至負分。

同樣,面對龐雜失序的中國汽車維修保養市場,也需要以標準化來快速止痛降火,革除頑疾,更加需要資金與資源密集的巨型企業以標準化先行,率先帶動整個笨重的行業慢慢轉動革新的齒輪。

可以想見的是,無論是正品專業的供應鏈體系,還是專業科學的標準施工培訓,還是可預期可大規模復制的服務規范細則,都是需要數以年計的持續投入,且短期收益甚微。從業者不僅要舍棄掉急功近利與灰色利益,還要挑戰新的標準化自我監管下的最高經營難度。

那些看上去繞了遠路的企業,也許才能改變這個亂象時代。

正如京東在創世之初自建物流體系,12年至今依舊虧損嚴重,但拉高了整個國內電商時效體驗的一個臺階;途虎養車也從8年前自建倉儲物流與布局門店技師培訓,增加額外成本打造一品一碼追蹤溯源,同樣意在5-10年后的標準化行業秩序——

· 汽車小保養有多少步!11步!

· 一條輪胎安裝應該擰幾回?!2回!安裝員一回!質檢員必須再擰一回!

· 客戶到店后要在幾秒內接待!?10秒!

· 被店里過度推銷小病大修怎么辦!?投訴!查實停業!

24adb330b4ce7aaa84f92ef6d391a865.jpg

連他們自己的老板都吐槽:途虎!變態!

你在路邊逮著一個野生的途虎工場店老板,問問他“客戶投訴”的下一句是什么,看他是不是哭喪著臉說:“就有罪……”

如果說我們希望反超領先我們數十年的美國的汽車產業鏈,那么中國就一定需要從新車研發、維保標準、汽車文化等多個層面協同發力,更一定需要一票肯壯士斷腕、挑戰根深蒂固的舊有秩序和思維的企業。

拜托,“變態”的企業再多一點吧,中國的車主們可等得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