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

angeljs@gyznkj.com

 

025-83192190    19941517899

 

南京市秦淮區應天大街388號1865創意產業園C4棟二樓

 

咨詢與建議

——

   網站建設:

友情鏈接

——

 

 

 

 

 

 

 

雖然簡單,但對兒童獨立思考和邏輯能力的提高有所幫助。

1990年,美國正式開啟兒童通過機器人學習編程的大門,但到1998年之前,都只是停留在實驗室階段。1998年以后,美國家庭在教育方面的支出比重逐漸增加,玩具巨頭看到了這背后潛藏的巨大商機,少兒編程開始走向商業化。同年,樂高推出了Mindstorms系列機器人,機器人編程開始從實驗室走到大眾消費者身邊。

2013年之后,美國少兒編程跟隨移動互聯網的爆發,進入成熟期,市場上開始涌現出大量的培訓機構,教學產品也更加細化。

除了美國之外,其他國家對于少兒編程的嗅覺也很靈敏。以色列在2000年將編程納入高等學校的必修科目,要求孩子從小學一年級就學習編程;2012年編為日本中小學生的學習課程;2014年是“英國編程年”;2017年起,新加坡在中小學考試中加入編程課目。

中國少兒編程教育起步則比較晚。2015年,教育部在《關于“十三五”期間全面深入推進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導意見》中,首次提到STEAM教育、創客教育等模式。2016年,教育部印發《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明確把信息化教學能力納入學校辦學水平考評體系,但當時并未引起大的波瀾。

2017年以后,少兒編程才真正實現大規模爆發,主要還是因為國務院發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 將人工智能上升為了國家發展戰略,其中明確提出要“在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并且,浙江省于同年將信息技術納入高考選考科目,考試范圍包括編程、數據庫處理、表格處理等。

有數據統計,2017年,國內有23家少兒編程新企業成立,全年少兒編程領域的融資交易規模超6億元。

2018年,《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發行后,要求將學生信息素養納入學生綜合素質評價,并將信息技術納入初、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根據公開資料,當時少兒編程公司的數量最少有165家,僅上半年融資金額就超過了2017年全年融資總額之和,到2019年年初,企業數量已經達到了200家。

中國少兒編程的發展受政策因素影響極大,而美國向來喜歡用錢說話,直接在2016年投資了40億美元用于少兒編程教育,2017年,特朗普要求美國教育部每年投入至少2億美元用于STEAM教育。盡管支持方式不同,但這背后相同的是不同國家對于編程教育的重視程度。

政策扶持、資本看好讓少兒編程看起來風風火火,但整個賽道依舊仍處于起步階段,政策只是鼓勵,但能不能做得好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少兒編程在走下行路?

少兒編程究竟能不能成為像學習語數外一樣的剛需?這是包括少兒編程企業、投資人以及家長都非常關心的問題。

有一種說法是,編程語言正在成為全球青少年除中文、英語之外的第三門語言,編程知識的學習成為青少年與未來科技接軌必不可少的科目之一。

聯合創始人孫悅也曾表示,目前編程教育已經在朝未來人工智能社會的必需品方向發展了,甚至不用等到人工智能社會,5g時代可能就已經是了。

盡管賽道內的人對少兒編程有著獨特的熱情,但也有做過青少年編程的從業者對此不是很看好,認為人工智能浪潮對少兒編程的作用不是推動而是替代,少兒編程其實是在走下行路。

有兩個例子,第一,目前機器人的編程能力很強,只需設定邏輯,所有的編程語言都可以通過機器人來完成,這個時候學生再學習編程語言到底有多少價值?第二,編程語言不斷地在被新的東西所替代,如果盯著一個可能過時的東西學,到未來再用時這個東西是否還是所需要的?而當一個人成為社會新生勞動力時,當年所學的東西在學科上已經成為過去式。

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少兒編程賽道業內的人可能早已被自己的滿腔熱忱沖昏了頭腦,其他賽道的人或許更能看清當前的局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行業從業者表示,少兒編程的生命周期比較短。市面上很多少兒編程機構都是針對6-16歲的孩子提供課程,但他不認為少兒編程教育有這么長的生命周期,因為到8歲以后,二三年級學生學科類的培訓已經完全占滿了他們課外時間,可能就沒有時間再去學習編程類的東西,只有極少數學生會在K12 教育階段完全投入編程學習。

另外,少兒編程公司目前的重點還是放在持續拉新上,這就造成用戶數據上非常樂觀,但財務數據未必就那么好看了,再有就是看續約和完課率,估計情況也不會太樂觀。

以明星企業編程貓和核桃編程的數據為例。有公開資料顯示,截止到2019年8月,核桃編程同期在讀學員超過65萬人,單季度增長突破85%;2019年暑期班,核桃編程營收超過1億元;老學員續費率超過85%。編程貓用戶已達用戶2063萬,入駐院校11500所。3月實現現金流打正,6月單月收入6000萬,預計下半年實現盈利。

如此看來,編程似乎確實不是未來科創人才培養的主要方式,更多的是作為一個工具出現。

其實,從很多少兒編程公司的課程設置也能看出,他們并未以把學生培養成員為目的來開展項目,而是更加側重于培養學生的思維能力和創新能力,以此來達到提高綜合素質的目的。所以,無論是編程貓還是核桃編程,都是通過圖形模塊、游戲、機器人等具象的產品模塊來培養學生的邏輯思維能力。

一位家長也稱,在孩子低年齡段的時候,如果孩子感興趣,可以去嘗試體驗,拓展思維、鍛煉創造力,但是等孩子長大了,學業負擔重了的話就會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各個企業未把培養技術人才當做目的,少兒編程本身還與K12、職業教育不同,培養的不是技術,不是特長,而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思維和邏輯能力,這不足以形成剛需,而且這個思維和邏輯能力也并不是非得通過編程教育才能培養。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少兒編程的吸引力遠不如英語和興趣類培養,再加上受制于用戶生命周期短,目前少兒編程的賽道不過像是陽光下的泡沫,一扎就破。

只是從其他賽道的發展周期看,少兒編程能否跑通模式,仍需等待驗證,至于是3年、5年,還是10年,就留給時間來作答。